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淫欲世界(第1节更新)

6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1.
在贝斯科尔的最南端有一片雪山,那里居住着一群名为『贝斯科尔南』的雪人部落,这群雪人世代生活在雪山之中,只有寻找交配对象的时候才会从雪山里出来、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贝斯科尔南是没有女雪人的,同时他们的生活水平太差,没有任何种族愿意和他们通婚,为了繁衍后代他们只能下山去山下的城镇与村庄去掠夺别的种族的年轻女性,雪兔妖?人类?狼人?他们可从来都不挑。
被掠夺过来的女性最初都是抗拒的,因为她们首先是不喜欢雪人的样子,再然后就是雪人们的生活环境——贝斯科尔南和别的雪人一样都住在山洞里,即使他们的山洞里别有洞天那也是山洞,只有野人才住山洞呢。
但是那只是最初的,大部分女性都会尝试逃跑,但是关押她们的房间都是在洞穴最深处,就算没有雪人阻拦也少有谁逃出去——三百多年来只有一个人成功过,但却冻僵在了山谷中,在被救回来之后她再也没有想过逃出去的事。
在被掠夺的女性丧失了逃出去的希望之后贝斯科尔南们才回将她们放出来,让她们在山洞内自由活动,不论是帮忙干活还是只是闲逛贝斯科尔南雪人并不管,毕竟贝斯科尔南雪人掠夺她们只是让她们来繁衍后代的。
贝斯科尔南雪人部落社会并没有具体的私有制概念,他们的脑子里只有自己种族东西和别的种族的东西这种概念,当然,这种概念并没有对他们的道德造成什么约束,他们依然每年春秋天下山掠夺别的种族的年轻女性;也正因为没有具体的私有制的概念,贝斯科尔南雪人也没有『配偶』的概念,他们会和任何在他们的观念里吸引人的女性交配,而贝斯科尔南雪人的观点和其他种族也没差多少,吸引人的女性当然是胸大臀桥小细腰了。
通常,掠夺别的种族的任务都是交给那些身材娇小的贝斯科尔南雪人,这些发育迟缓的贝斯科尔南雪人不像其他雪人一样有着健壮高大的身材,没法捕杀那些在雪山上飞奔的猛兽,他们只能下山去村落和城镇里掠夺落单的女性,这种贝斯科尔南雪人被称为『贝斯科尔南掠夺者』,而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从这『贝斯科尔南掠夺者』讲起。
又到了一年的秋收时节,大部分男人都在农田里劳作,只留部分男性守在村子里,保护躲在屋内的女性免遭贝斯科尔南雪人的掠夺。
今年秋天的防守似乎比往年更加严格,一个叫做『黑毛』的『贝斯科尔南掠夺者』在半山腰俯视着山下大门紧闭的城镇,那城墙的尖刺上挑着一个失败的贝斯科尔南雪人的尸体,这对于贝斯科尔南雪人来说是最好的警告。
黑毛之所以被别的贝斯科尔南雪人称为黑毛是因为他的毛发是黑色的,这在雪人中是极为少见的,并且这也使他在其他雪人中显得极为显眼——他实在没法偷懒,但往年黑毛都是看门的,今年他被拍出来掠夺女性,这是个危险的工作。
眼看着太阳已经到了半山腰,再不捉个女人回去天都要黑了,天一黑猛兽就要出洞,那对黑毛来说可就危险了。
就在这时,黑毛发现了一个在半山腰闲逛的树妖便跑了过去,一股劲把树妖扛了起来就往山洞的方向跑去。
树妖本是草木之灵,原有十八般力气,若不是秋天到了草木枯黄纵使有是个贝斯科尔南雪人也使不动她,但现在已是秋天,这正是树妖身体正虚弱的时候,她正要寻得一处僻静之地去冬眠,却不知被这个雪人看上了。
那树妖是一脸诧异,她不明白自己浑身既没有果子也没有肉,就算拿去劈柴也烧不了几个时辰,这个人类抱着自己直往山上跑是为何?
树妖是没看清黑毛是个贝斯科尔南雪人,但是黑毛是看清了树妖的,他今天一无所获回去肯定会被看守拒之门外,趁着傍晚太阳下去火把还未烧起,用这个树妖凑凑数也许也可以,反正这木疙瘩有胸有臀,只是是否能生得娃出来那就不知道了。
黑毛扛着树妖到了山顶,在黑毛顺着雪道往下滑的时候树妖才发觉扛着自己的是贝斯科尔南雪人而不是人类,她之前还做着被村民供起来的美梦呢!这一看是傻乎乎的雪人就在那闹腾起来了。
“快放我下来!你这个黑毛雪人!”树妖又是蹬腿又是捶黑毛的背,可这又是秋天了又是在雪山上,一块绿色的地方都没有,草木之灵根本得不到释放,现在她的力气简直是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的力气还要小。
黑毛没有理会树妖的闹腾,他只想着赶快回山洞,好喝完热粥,说不定还能找个没有交配的女性来上一发呢。
回到山洞,果然没人认出黑毛抗的是个树妖,那黑毛一看自己的小把戏没被认出来就把树妖扔到了矿车中就跑去吃吃喝喝了,那树妖躺在矿车中,矿车里还有几个其他种族的女性,兔妖、蛇妖,虫人都有,看来今年的生意是真的不好做。
树妖一看周围都是些女性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被捉进了贼窝来生娃来了,虽然自己身为树妖是半人半木可终究是一堆木疙瘩,那银水进去也只会从缝隙中流出来,难道是这群雪人已经饥不择食了?
树妖横躺在矿车内看着其他人在那着急,她已经对逃出去没什么希望了,因为这雪山之中她逃出去也是会被冻僵在半山腰,倒不如在这混吃混喝,等来年夏天天暖些再下山也好,这么想着,她也慢慢的睡着了。